?老年友好社會的規劃應對研究

編者按:人口老齡化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世界上每個國家的老年人口規模和比例都在增長。老年人口規模大、增速快是我國人口發展的基本特點,然而,目前國內規劃沒有系統化、差異化分析老年群體需求,規劃中所有老年人同質化對待。國家從頂層設計層面提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策略。因此,城市規劃理念也應轉變,學習歐盟、美國、日本、新加坡等先進地區的經驗,系統研究老年人需求,構建全面的積極老年化評估指標體系,聚焦老年人就業與生活需求,爲老年人營造良好的再就業培訓空間和生活空間,全面做好老年友好社會構建的規劃應對,爲成都積極應對老齡化提供參考。


 

1 研究背景

人口老齡化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世界上每個國家的老年人口規模和比例都在增長。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在《2019世界人口展望》[1]指出,2019年全球約9%的人年齡在65歲或以上,預計2030年世界老年人比例將達到近12%,2050年將達到16%,到2100年將達到近23%。同時,報告對全球人口預期壽命做了統計和展望,1990年至2019年,全球人口預期壽命從64.2歲增加至72.6歲,預計至2050年全球人口平均預期壽命增至77.1歲;此外,全球生育率從1990年的3.2%已下降到2019年的2.5%,預計到2050年將降低至2.2%[2]。盡管世界各國采取了鼓勵生育等一系列措施,但這些措施只能減緩人口老齡化的速度,並不能改變人口老齡化的趨勢。

老年人口规模大、增速快是我国人口发展的基本特点[3]。然而,目前国内规划没有系统化、差异化分析老年群体需求,规划中所有老年人同质化对待,老年人的需求局限为“被照顾”,多以养老设施专项规划的形式呈现。并非所有老年人都需要被照顾,特别低龄老年人。国际上老年人口的细分标准为:低龄老年人口为60岁到69岁阶段,中龄老年人口为70-79岁阶段,高龄老年人口为80岁及以上。一般而言,低龄老年人的群体特征是:有健康的体魄,思维清晰,有稳定的收入和生活自理能力。截止2018年,成都市户籍人口中,超过55%的老年人为低龄老人,超过85%的老年人为中低龄老人[4]。 “典型老年人”并不存在,即老年人的健康与机能状况是多样化的,甚至许多老年人身患一种或多种疾病,同样能够保持良好的活动能力和较好的生活质量。有较强的生活自理能力,被照顾的需求不紧迫,而老年人的活动空间、社会交往、心理需求等方面被忽略。

國家正視人口老齡化的特征和趨勢,從頂層設計層面提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策略。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5]。《規劃》強調,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是貫徹以人民爲中心的發展思想的內在要求,是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要保障。明確提出要建設老年友好型社會,打造老年宜居環境,普及公共基礎設施無障礙建設,豐富老有所樂的精神文化生活,完善老年精神關懷服務體系。

因此,城市規劃理念也應轉變,系統研究老年人需求,全面做好老年友好社會構建的規劃應對。

2 國內外城市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方法

2.1系統研究老年人需求,構建全面的積極老年化評估指標體系

目前國內城市規劃把老年人當成被照顧的對象,多從養老設施布局研究。既沒考慮不同年齡層次老年人的實際生活狀況,更沒有深入系統的研究老年人更廣泛的需求,僅僅停留在養老模式或者養老機構的數量與分布。而國外城市或機構在應對老齡化的研究中,逐漸趨向于從老年人口向老年人群的轉變,全方位、多層次構建老年人需求體系。

(1)世界衛生組織大力提倡“健康老齡化”理念,並結合老年人需求,逐漸完善健康老齡化的範疇與內涵。爲了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世界衛生組織長期以來大力提倡健康老齡化理念,並于2015年提出了健康老齡化戰略。健康老齡化的概念最初在1987年5月在世界衛生大會上被提出,並在1990年世界老齡大會上被世界衛生組織作爲應對人口老齡化的一項發展戰略。在2002年,世界衛生組織又在健康老齡化的基礎上,提出“積極老齡化”的政策框架。2015年10月,《關于老齡化與健康的全球報告》的全球發布意味著“健康老齡化”再次被提上日程[6]。

在世界衛生組織2015年發布的《關于老齡化與健康的全球報告》中,健康老齡化更加強調老年人在行動能力和社會功能上的健康,其概念被定義爲“發展和維護老年健康生活所需要的功能發揮的過程”。所謂的功能發揮,指的是“個體能夠按照自身觀念和偏好來生活和行動的相關因素”,它包括了“行動力”、“建立維持人際關系”、“滿足基本需求”、“學習、發展和決策”、“貢獻”等五個維度。相比過去健康老齡化強調個體健康狀態的維持,《報告》也納入了年齡友好和反對年齡歧視等宏觀的環境要素,也促使健康老齡化的政策框架擴大爲更加綜合性的整體戰略。

(2)欧盟提出积极老年化指数,突出老年人再就业、社会参与、独立健康生活等方面的需求与贡献,并开展量化评估。欧盟提出来积极老年化指数(Active Ageing Index),并每年跟踪评估欧盟各国积极应对老年化水平。该指数旨在形成高质量、独立型、多角度的欧洲积极老龄化证据,突出老年人在生活不同维度的贡献,找到老年人未被发掘的潜能,为政策制定者提供比较数据,为推进积极、健康老龄化,构建老年友好社会提供政策支撑。评估体系涉及4大领域及22项指标,其中就业包含了55-59岁、60-64岁、65-69岁和70-74岁不同年龄段的就业率[7][8]。

從上述研究可看出,對老年人的關注趨于全面化,總體包含了老年人的就業和生活兩大方面,其中生活包含了滿足老年人的安全、便利的基本生活需求和更高層面的身心愉悅的生活需求。

2.2研究老年人就業意願與需求,爲老年人再就業提供培訓空間

(1)調研不同年齡層次老年人再就業現狀、再就業意願。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再就業是老齡化社會未來發展的趨勢。新加坡人力部2020年公布的就業報告中顯示,65-69歲的老人中有44.6%的人在工作,70歲以上的有16.8%在工作;2009年到2019年65歲以上的老年人再就業持續攀升,從16.4%上升至27.6%[9]。大部分老人的職業都是清潔工、勞動者、機械操作員工、服務員、銷售員、出租車司機等。《東京2040總規》在城市未來場景預判中特別提出,老年人將更多的參與到社會生活。老年人在健康壽命進一步延長、科學技術不斷進步的過程中,可活用自己的經驗與知識,爲社會作出廣泛的貢獻。據調查,約60%的東京市民希望延遲退休年齡至65歲以後,發揮更大的社會價值[10]。

(2)爲老年人提供培訓空間與就業中介中心,促進再就業技能提升。日本政府在具體措施方面,一是發揮就業中介機構的作用,爲老年人提供就業機會,提升老年人的職業能力,要求在全國主要的公共職業安定所裏設置240個支持“終生工作”的窗口,專爲65歲以上老年人提供就業服務。二是立足于社區建立“銀發人才中心”,滿足老年人的再就業需求。人才中心提供的工作崗位大致可分爲技術類、技能類、事務類、管理類、外務類、服務類、一般類、其他類、當地特色類等9類工作種類。總體來看,其所提供的工作崗位對技能要求較低,符合老年人再就業的基本需求。三是鼓勵老年人自主創業或組成非營利組織,例如日本大分縣設置了“大分縣中老年就業支援中心”,對60歲以上老年人進行各種就業技術培訓,不少老年人通過參與各種培訓,結合自身技能和經驗,找到了合適的工作,彌補了當地人手不足的現象。四是設立老年人大學,爲老年人的再教育提供機會,提升就業競爭力。英國的老年大學包括傳統大學和開放大學。傳統大學裏老年人可以申請旁聽部分課程和公開講座,還在成人教育班長期或短期就讀。開放大學老年人可以自由選擇入學時間、完成課程的時間及教學形式,極大地減少了老年人因身體不適、交通不便等原因造成的學習障礙。老年班的形式就更多樣,主要由政府撥款開辦的非學曆繼續教育機構——社區學院負責,爲老年人開設各種興趣學習班[11]。

(3)研究老年人就業出行距離,提供滿足老年人需求的出行方式。由于老年人身體狀況等原因,新加坡、東京、南京的高知型老年人再就業地點通常選擇在所屬社區且離家近的地方;普通技術型老年人對就業地點往往沒有特殊要求;體力勞動型老年人平均職住距離長。高級知識型老年人在市區中心形成了明顯集聚,而且平均職住距離要明顯短于其他類型的老年人,多爲步行可達的距離。大部分普通技術類型的老年人表示,職住距離不會成爲影響他們就業的首要因素,而通勤過程中的交通狀況是關注的重點[12]。

2.3研究老年人生活需求,爲老年人營造安全便利、身心愉悅的生活空間

基于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人居署和奧雅納工程顧問公司等機構的研究,老年人的生活需求總體可分爲兩大類,一方面是解決生活的基本需求,即安全便利的生活環境;另一方面是更高層級的體驗,即享受愉悅的社會生活。

(1) 为老年人营造社会交往场所和舒适化空间,满足老年人身心愉悦的生活体验。一是规划代际混合的住宅空间和活动空间,根据老年人心理和活动特点,将儿童和老人有机地联系在了一起。老年人倾向于和儿童一起活动,儿童的活力也对老年人的心态和生活状态有着显著的积极作用——新加坡建屋发展局提出“三代居”概念,将托老所和托儿所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不同年代人之间的活动机会,丰富了各个年龄段人的经验。老人们传授传统实践和知识以及经验,而年轻朋友则向老人提供新的信息,从而帮助老人适应快速变化的社会。二是建立社区服务与活动中心,一站式解决老年人日常生活需求,同时使老年人有机会参与社区活动的空间,为老年人和其他人创造聚集的场所,减少孤独感或社交孤立感。如万有集市以上海三角地菜场为蓝本,通过菜场升级、便民简餐、邻里中心三大功能重新定义和塑造菜场,打造以菜场为核心的社区服务中心,涵盖新型菜场、便民餐饮、生活零售、儿童教育、服务配套,能满足老年人买菜、就餐、接送小孩上补习班的需求。除作为商业中心的主力业态外,更是社区公共空间,为老年人提供社区公共活动的场所。三是营造更多的绿色空间,绿色空间提供了放松、社交和与自然世界联系的机会,有利于老年人身心健康。如新加坡的治疗性花园是国家公园委员会专门设计的花园,可促进居民与自然治愈元素之间的互动。花园的布局和景观经过专门设计,可以激发感官,唤起童年或日常生活的回忆,并提供活跃和恢复性的空间,以提升老年人的幸福感[13]。

(2)通過城市物理空間的適老化改造,提供安全便利的老年友好空間。一是公共空間適老化設計,增加公共空間的無障礙性,保證老年人可享受公共空間的能力。新加坡通過改進提供更多平坦的步行表面,路邊休息的空間和設施,和有觸覺的道路面,保障了老年人步行無障礙。二是公交站點的無障礙設施建設,火車和公共汽車是老年人常用的出行方式,通往平台的電梯和自動扶梯、通往汽車的低地板和通往公共汽車的坡道,保障老年人可達。三是設計顯目的尋路標志,城市可以在公共區域安裝路標和標牌,通過提供附加語言、盲文、足夠大的標牌類型和重要位置等設計策略,滿足老年人的尋路需求。如中國台灣省基于老年人的視覺敏感度降低的特點,系統性研究了標志系統位置的設計要點、內容設計要點、顔色設計要點、字體設計要點和標志系統的照明設計要點,指導標志信息的適老化設計。四是促進緊湊、混合的用地開發,創造一個緊湊和混合使用的環境,使老年人很容易保持他們的獨立性。緊湊的建築形式縮短了住宅和目的地之間的距離,提高了步行便利指數[14]。

3 对成都規劃的启示

3.1分層次研究老年人需求,制定積極老年化評估指標體系

在應對人口老齡化的規劃思路層面,從布局養老服務設施到全面積極老齡化、健康老齡化的工作思路轉變。通過調查問卷的方式,分層次精細化調查老年人群實際需求。結合老年人群需求,系統制定積極應對老年化的系統性評估指標體系,並從規劃層面做出響應。評估指標體系不僅僅需考慮養老需求,還需綜合考慮老年人再就業、社會參與、獨立健康生活的環境等的需求。評估指標可量化、可獲取、可分析。結合評估指標體系,定期評價積極老年化指數,形成高質量、獨立型、多角度的積極老齡化證據,突出老年人在生活不同維度的貢獻,找到老年人未被發掘的潛能,爲政策制定者提供比較數據,並以此爲基礎,完善城鄉規劃,推進積極、健康老齡化。

3.2研究老年人再就業需求,規劃老年人再就業培訓中心、人才交流中心與老年人大學

規劃老年人再就業中心、人才中心、老年人大學,爲老年人再就業提供幫助。優化布局、面向基層。在辦好現有老年教育的基礎上,將老年教育的增量重點放在基層和農村,形成以基層需求爲導向的老年教育供給結構,優化城鄉老年教育布局,促進老年教育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開放便利、靈活多樣。促進各類教育機構開放,運用互聯網等科技手段開展老年教育,爲全體老年人創造學習條件、提供學習機會、做好學習服務。暢通學習渠道,方便就近學習,辦好家門口的老年教育。構建老有所學的終身學習體系,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加快終身學習立法進程,建立健全社區教育辦學網絡,創新發展老年教育,實施發展老年大學行動計劃。設立專門培訓機構,讓老年人有一技之長,以方便其就業。從社會到社區,設立相應的培訓機構,爲尋求工作的老年人提供適當的技能培訓。對于城鄉接合部和鄉下地區,可以設置駐地培訓機構或者流動型培訓設施,爲各種群體的老年人提供專業培訓。

3.3基于老年人行爲與心理特征,爲老年人營造安全便利、身心愉悅的生活空間

爲老年人營造社會交往場所和舒適化空間,滿足老年人身心愉悅的空間體驗。一是以社區爲單元,規劃社區服務與活動中心,既要根據老年人的生活習慣,設計全方位適應老年人購物、就餐、接送小孩等日常生活習慣和消費習慣的業態,同時根據老年人的行爲與心理特征,注重社區服務中心的場景體驗;三是結合成都市公園城市總體規劃和成都市老年人口的分布特征和人口活動特征,營造分布均衡、步行可達、環境宜人的可進入、可參與、可體驗的綠色空間。通過城市物理空間的適老化改造,提供安全便利的老年友好空間。一是公共空間適老化設計,增加公共空間的無障礙性,保證老年人可享受公共空間的能力,特別是步行道路與公交站點的無障礙設施的規劃與建設;二是城市尋路標志系統規劃,不僅需要滿足城市景觀設計要求,更要符合老年人的視覺行爲特征;三是促進緊湊、混合的用地開發,結合成都市小街區規劃,在未出讓土地的城市新區應全面落實小街區規劃要求,在已出讓土地的舊城區鼓勵落實小街區規劃,創造一個緊湊、混合使用的環境,爲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活動提供便利性。

 

(報告組成員:周垠、陳雨露、余蕾、何爲)

參考文獻

【1】  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9[R]. https://population.un.org/wpp/Publications/Files/WPP2019_10KeyFindings.pdf

【2】  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ageing 2019[R]. https://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pulation/publications/pdf/ageing/WorldPopulationAgeing2019-Highlights.pdf

【3】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EB/OL]. http://www.china.com.cn/zhuanti/115/shbz/txt/2006-02/24/content_6134589.htm

【4】  成都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成都市2018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健康事业发展状况报告[EB/OL]. http://cdwjw.chengdu.gov.cn/cdwjw/gzdt/2019-10/21/content_301ff818aea5494c93022e6da4890852.shtml

【5】  新华社.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EB/OL]. http://www.gov.cn/xinwen/2019-11/21/content_5454347.htm

【6】  联合国. 联合国老年人原则[EB/OL].

https://www.un.org/chinese/esa/ageing/principle.htm

【7】  The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Europe. ACTIVE AGEING INDEX (AAI) GUIDELINES(2018) [EB/OL]. https://www.unece.org/fileadmin/DAM/pau/age/Active_Ageing_Index/AAI_Guidelines_final.pdf

【8】  The United Nations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Europe. Active Ageing Index Analytical Report(2019)[EB/OL]. https://www.unece.org/population/aai.html

【9】  Ministry of Manpower, Republic of Singapore. LABOUR FORCE IN SINGAPORE 2019. https://stats.mom.gov.sg/Pages/Labour-Force-In-Singapore-2019.aspx

【10】 東京都市整備局.《东京2040总体规划》[EB/OL]. https://www.toshiseibi.metro.tokyo.lg.jp/

【11】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Working Better with Age: Japan[R]. 2018, https://doi.org/10.1787/9789264201996-en

【12】  丛喜静,吕东旭. 宜居城市目标引导下的老年人就业空间环境建设[C].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2017.

【13】  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 Designing Our Age-Friendly City[EB/OL]. https://www.ura.gov.sg/Corporate/Get-Involved/Plan-Our-Future-SG/Innovative-Urban-Solutions/Age-friendly-city.aspx

【14】  ARUP. Cities Alive: Designing for ageing communities [EB/OL]. https://sustainabledevelopment.un.org/sdgs

【15】  UNECE.ACTIVE AGEING INDEX_leaflet[EB/OL]. https://www.unece.org/fileadmin/DAM/pau/age/Active_Ageing_Index/AAI_leaflet.pdf

【16】 徐慧娟. 活跃老化社会参与之国际比较[R]. 中国台湾,活跃老化成果论坛,2018.

【17】 王宇鹏. 人口老龄化会带来哪些产业发展机会?[EB/OL]. http://www.dxzq.net/main/dxyj/yjbg/hybg/index.shtml?catalogId=1,8,58,138

【18】 封婷.日本老龄政策新进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人口与经济,2019(04):79-93.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